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八百一十章 番外(三十四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余舒捧着圣旨晃进了定波馆,贵伯好声好气地将人迎进大厅,往外一瞅,只见两行身穿黑袍的冷面卫士在外头兜了一圈踩点,随后就将前门后门都把守住了,留下两个近身保护的抱剑站在余舒身后,这阵派头就是他们家王爷都没有。话说回来,换个人来哪儿敢在平王爷的地盘上这么嚣张啊。

    余舒和贵伯算是老熟人了,人前却只当不熟。贵伯刚刚才将宫里赏赐的那几个美人送回后院,一转眼见到余舒可不心虚么,面上陪着笑,心里叫着苦,只怕她是听说了太后赠美一事,特地上门兴师问罪来了。

    “烦劳余大人亲自登门,老奴已经派人去请王爷回府了,估摸着得有半个时辰才能回来,您是坐这儿歇歇脚,或是到湖边游逛一番,定波馆的景是极好的。”

    余舒抬了抬手中的皇命,道:“不必麻烦,本座就在这儿等着平王回来。”

    贵伯只好提心吊胆地留下陪客,想着探一探这位姑奶奶的口风,皇上是个什么旨意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薛睿一连几日都待在文华殿主持修编新律,整日里忙的是早出晚归,今日眼看得空儿,上午在书库露了一回面,衣裳也不换,就带一队亲卫预备往城北街上去,趁早揭了忘机楼的天机榜上那一道招婿的悬赏告示,免得夜长梦多。

    谁想出了东华门,就被定波馆那边来人截住了,仔细一说——宫里昨儿个赏赐那几个美人里面有一位竟是前朝的宫妃!

    薛睿闻言色变,不是吓得,而是气得——人是太后赏的,要说太后不知情,他是一百个不信。当日燕帝入主皇宫,曾下令将崇贞帝的一干妃嫔都关进了冷宫,这一个不是被人放出来的,难道还能是她自己跑出来的么。可是太后故意将前朝的宫妃充当是宫女送到他门上,究竟是何居心?是存心要挑拨他和燕帝的兄弟之情,又或是企图栽赃陷害呢?

    “走,回去瞧瞧。”于是他只能调头回定波馆,先将太后丢给他的麻烦解决了,以免日后惹得一身腥,传到那心肝儿的耳朵里,叫她误会别的。

    因为回去走了大路,薛睿便错过了贵伯后来派去报信的人,直到定波馆门外,看见门前站岗的黑衣卫还有余舒的座驾,这才知道她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薛睿不免多想,打从她官复原职,为了避嫌不曾主动上门找过他,昨儿太后刚送了几个女人,今天她就来了。多想归多想,他却是不觉心虚,下马整理了衣衫,迈开步子往里走。

    门房有个机灵的小厮小跑着上前带路,小声回报:“余大提点来有小半个时辰了,就在前院听松斋坐着。”

    薛睿没有多问,脚步又加快了几分,一转眼就到了客厅,守在门外的黑衣卫低头致敬,他横扫了他们一眼,心里不免犯起嘀咕,一转眼看到屋内静坐的余舒,眼前即是一亮,不由地扬起了嘴角,面上多云转晴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声不响地来了?”有道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薛睿这会儿眼中只有她的倩影,哪儿还看得到贵伯偷偷地朝他眨眼睛递眼色。

    余舒拿衣袖虚掩了圣旨金帛,嘴角噙着三分浅笑,打量他道:“我上门给王爷道喜啊。”

    薛睿眼皮一跳,迟疑问道:“喜从何来?”

    余舒反问他:“王爷以为是什么喜事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薛睿瞟向贵伯,就见贵伯正挤着眉毛冲他轻轻摇头,可惜他看不懂什么意思,于是他只好顺着她的话猜测道:“莫非你是指得太后昨儿送了几个人给我?”

    余舒顿时冷下脸:“原来你当那是喜事。”

    薛睿知道他说错了话,立刻矢口否认:“这算哪门子喜事,昨天我就说了让贵伯把人送走,不信你问他。”可怜他在朝中是威风八面的平王爷,到了她跟前却丁点气势都没有。

    贵伯也怕余舒翻脸,赶忙作证道:“确是确是,王爷昨天就让老奴把人送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送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不成想他们主仆二人答不上话,余舒挑起了眉毛,她一开始就没把那几个宫女当一回事,她要是对薛睿这点儿信心都没有,何必苦等他五年呢?以她对薛睿的了解,他不会吃太后这一套,那为何没把人送走,就耐人寻味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人还留着呢?”她一边将圣旨揣进了袖口,一边起身往门外走,“前面带路,我倒要瞧瞧太后送的是什么国色天香,竟让王爷舍不得送走。”

    薛睿听着她嘲讽,摇头苦笑,拔脚跟了上去,顾不上粘在后面的黑衣卫们,轻轻托住了她一角衣袖,低头凑近她耳侧交待:“太后送来的人有问题,不好节外生枝,你来,我与你说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余舒本来也没有生气,斜睨了他一记,摆手示意尾随身后的黑衣卫原地等候,被他牵着衣袖往前走。两人并肩下了长廊,过了转角,薛睿这才开口告诉她事情原委——

    “太后昨日送来四人,说是宫中仕女,今早贵伯送人离开时候,发现他们当中有一人居然是前朝崇贞皇帝的妃子。”

    “嘶,”余舒皱眉道:“太后这是想干嘛?”她和薛睿一样,首先想到的就是阴谋。

    薛睿摇头道:“我刚回来,还没来得及细问。不如,你与我同去瞧瞧?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事有轻重缓急,余舒当即不再和他闹别扭。

    贵伯不远不近地跟在后头,望着他们和好了,薛睿冲他招招手,他连忙赶上前去领路。那四名宫女被他安置在定波馆西南角的一栋小楼里,楼下四角都有守卫看着。

    余舒和薛睿走到小楼外面,就隐隐约约听见了里面传出来的哭声,互看一眼,不动声响地走进去。

    室内的床榻上,平躺着一名容色苍白却貌美非常的女子,两眼无神地盯着床顶,就在她床边趴跪着另一名宫女,正期期艾艾地哭着劝说:“娘娘,您千万要撑住啊,如今这日子是苦,可比起日后来,此时受些委屈值当什么,您多往好处想想,等到见了薛——不,是平王爷,见着他人,您求上他一求,看在当年的情分上,他总不可能见死不救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床上躺着的女人总算有了点反应,喃喃出声道:“见了他又如何,我是皇帝的妃子,他成了灭国的敌将,纵然他肯可怜我,收留我,今后我又该如何自处?难不成真要我委身于他,做个低三下四的姬妾吗?可是他如今这样的身份,想要什么样的女子求不得,又能怜惜我几日呢?”

    门外面,听到她们说话声的余舒神情古怪地转头看着薛睿,她倒是听出来这里面那位“娘娘”是何方神圣了,就不知他心里有没有数。这烂桃花呐,可真不好躲,隔了这些年还能找上门来,嘁。

    薛睿却是听不下去了,他清清白白一个人,没得叫屋里那两个往他脸上抹黑,没影没边的事都说成了真的。于是他抬手一推屋门,打断了那屋里的女人自哀自怜。

    屋里两个女人听到门响,立刻闭上嘴巴,一副受惊的样子看向挡门的屏风,就见那一头先是走出来一个身形健硕的男子,肤如蜜色且容貌俊朗,身上是紫袍华服锈蟒,贵不可言兼具威严,可不就是她们刚才口中议论的大燕平王么。

    那“娘娘”飞快地坐直起来,回想方才她都说了些什么,双颊不由地飞上两朵云霞,羞地无地自容,她垂下头去,紧张地瑟瑟发抖。二十岁出头的年岁,正是一朵花开最美的时候,可不就像那雨打之后的海棠,娇娇弱弱煞是怜人。

    薛睿仔细看了她两眼,方才认出她是哪一号人物,刚要开口,就听身后一记冷哼,余舒也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会在此处遇见淑妃娘娘,本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