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92章 打死死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82_82524刘茂一家子都是老实人,哪怕刘学文刘学斌等人都识字,刘承平托宫阿爹的福,更是考了个童生,也算是有功名的人了,但他们一家子都还是老实人。

    叨扰亲戚的时候会内疚,虽然陶氏那几年,为了自家儿孙能好过一点儿,对宫阿爹几乎是毫不手软了,也确实赚了小王村不少人的冷眼鄙夷,可说实话,他的毫不手软,真比起那些为了三瓜两枣就能将人头打成狗脑子的,其实还是非常心慈手软了。

    更别提日子稍微好过点儿之后,就总想方设法弥补宫阿爹,前几年什么猎物毛皮野菜野果子,甚至年轻汉子再婚对象啥的,忙活的可不要太多啊!

    老实人就是这样,自私都不敢自私彻底。

    但遇上违背规则的事情,例如宫十二科举,哪怕宫且楦看在他们算是宫十二外家的份上,都很耐心地和他们解释过诸如一回当年太祖诏令乃是“有才之士皆可科举”,并不曾要求“有才汉子方可科举”,又诸如以“士”称呼哥儿的情况不多,但纵观史书,也总能寻到那么三两个等等,老实人刘茂一家子,还是坚持认为,自古以来做官就是汉子们的事情,本朝开国以来也从来没听说过哥儿为官,那么这样约定俗成的事情,不在诏书里头说明也是正常的——

    当然大哥儿确实很了不起,武也来得文也来得,据说还真中了举

    ——可再了不得,也不该是钻着空子胡作非为的倚仗。

    宫十二科举,在刘茂一家子老实人看来,就是随时可能被定罪欺君的大事。

    老实人连欺负欺负自家养大的外甥儿都心虚,哪儿敢摊上欺君这样大事?

    可宫十二铁了心,怎么也说不通,宫家长辈也都给猪油蒙了心,顺带给他们家素来最是乖巧温顺不惹事的外甥儿也给洗了脑,刘茂劝了几回,总也说不通,他也只好先将儿孙们分出去,又将他们和宫家尽量隔了开来,甚至刘承平,本来宫且楦还说他

    “虽然灵慧不足,科举后续艰难,但若能十足用心,抢着十五岁前考中个秀才也不是不可能,只不过十五岁后就不必试了”

    ——因为本朝科举,在秀才一试上是分级分难度的,每月一回、只许十五岁以下孩子参加的童生试最难,但在正常的一年一试秀才试上,十五岁以下的孩子又有优待,考取内容几乎只以贴经为主,正好最适合刘承平那样老实头考——

    这些刘茂就是原本不知道,有宫且楦解释也清楚了,可惜刘承平前两年没考中,后来知道宫十二也科举,刘茂就说什么都不让他再考了,就连过了秀才第一场就算的另一种“童生”,眼看着三年时限到,刘茂也不许他再考,这最后一点功名也要付诸流水了。

    刘茂为了让儿孙撇清宫十二这事儿,还真是什么都舍得。

    然而一方面让儿孙撇清宫十二,他们老两口却还是和宫阿爹走动着。

    一来不忍彻底冷了这苦命外甥儿的心,二来还有一点子小想头:

    要真有个万一,好歹保住个栓子,就是拼上这两条老命去,也总要给外甥儿他阿爹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当然这点心思老两口藏得深,回头听说了宫十二最初就赶来大刘村救援,宫家留下的物资里头还有一份包裹是特特指明给他家的,刘家人神色多少有些复杂,刘茂却叹息一声,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只管收下了,且不提。

    只说宫且明那边,听说了宫十二半日连奔是个村子,空手挖出来二十一个活人,并其他活着的牲畜至少三两十头之后,抚须而笑的脸别提多得意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什么老虎醒来会不会伤人,什么人用的药都够呛还要分给伤狗们好大一份是不是有点儿浪费,甚至堤坝眼看着似乎还挺牢固,但会不会那里有山崩泥石流的忧虑,都给抛诸脑后了,和宫且楦等几个老头子相顾而笑的场面不要太美。

    宫十二却不太爽快。

    今日这场泥石流实在刷新了他对此时此地应变救灾能力的新下限——

    当然泥石流这种玩意,即使二十一世纪里也不好救援,可好歹别把闭气的人直接当死人埋了呀,好歹别因为母体,不,爹体死了,就连胎儿也不试着抢救一下啊!

    长哥儿那事是因为正好遇上了宫十二,可另一处,唉!

    宫十二走得急,也没交代宫且明要尽可能兵分几路、争分夺秒,但宫且明也不是白当这族长许多年的,看宫十二那做派,再略想一想人困在水里时憋气的难受劲儿——

    这泥石流里只会更难受的吧?

    这么一想,组织起人手自然知道该怎么做,虽然其他人没宫十二那么快的脚程,但宫家人抵达几处正好遭灾的地方,时间上倒挺一致的。

    也真救出来几个活人,只可惜,其中一对儿,那做夫婿的为了保护怀孕的夫郎,硬是撑起身子,死得透透了,双手还撑在堵住他夫郎躲着的小屋门口木板上也还罢了,那夫郎被救出来的时候还真只是闭过气去——

    他阿弟,一个才半大的小子,因是打小儿给他带大的,接受不了哥哥“死去”的现实,硬是要去唤醒他、掰开他的眼皮什么的,正好在边上劝那小子的人中,有注意到那瞳仁张缩,可惜那会子竟是连赶去救助的宫家子弟都不知道这事儿,也没谁想起来给做人工呼吸的……

    这闭气闭气,闭久了可不就真没气了么?

    等到宫十二从大刘村那儿赶过去,倒还救下那腹中胎儿,还是个小子,可惜却连之前那个小哥儿都不如,别说猫叫般的哭声,他连手指都还连在一处,眼睛也根本没法子睁开,有经验的老人都说是远不足月,留不住的。

    还好死不死的,正好是在米家沟——给宫十二为了大刘村,错过去了的米家沟。

    当然这也怨不得谁,人有个远近亲疏实属正常,宫十二自己做的选择,也不至于事后倒埋怨自己,毕竟大刘村那长哥儿俩娃娃,若非他这一选择,也活不下来——

    甚至便是没有长哥儿这事,宫十二也有面对自己选择的勇气。

    他不爽快的,不是因为这个选择导致的后果,而是疏忽。

    宫家子都会水,也从来很有分寸,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