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五八三 番外 五、黯然销魂者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勤司令部。倪家也不是宋氏家族和孔祥熙家,在美国没有产业。刘一民自己没有积蓄,珍藏的主席等人的书法原来都交给了唐星樱保管,而且那东西得过几十年才值钱,现在也不值钱。倪华这一走,到美国竟然是两手空空的情况。刘一民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,奋斗八年,到头来连妻子和子女到美国的生活费都没有。越发觉得郁闷,心情极坏。

    倪华冰雪聪明,虽然哭个不止,但是还是猜透了刘一民的难处,告诉他不用费心,她和晶儿可以达乘美军的飞机到美国去。只要到了美国。她就能找到工作,养活子女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这傻丫头,也不想想,她挺着大肚子怎么能工作!

    狠狠心,刘一民去找周副主席,说明倪华要去美国,很可能一去几年不回。他想向中央报告,请求中央同意,从东野缴获中特批一笔经费。作为倪华母子在美国的安家费,总不能让倪华母子露宿美国街头。

    要是其他人需要开支,刘一民提笔就批了。因为是自己的夫人使用经费,刘一民是一定要报告的。

    周副主席亲自来看倪华,做倪华的工作,无功而返后就给主席发去了电报,请求批准从东野缴获中给倪华特批一笔在美国的安家费。

    主席回电说尽最大可能挽留,可以常住日本或香港、上海,也可以在生产后随刘一民到欧洲战场上去。如倪华执意要走。由刘一民从东野缴获中特批充足经费。保证倪华母子在美国生活宽裕。中央意见要在纽约或华盛顿给倪华购买永久性房产,包括在美国需要雇请的秘书、司机、警卫、仆人以及孩子上学、医疗等费用。一次给足。如不能给足,以后列入预算,每年由财政支付。

    主席回电中列的开支大项,超出了刘一民的想象。他本身只是想要笔经费,让倪华到美国能够买个小房子存身,暂时度日,等生完孩子后,以倪华的医术水平,生活绝对没有问题。但是看主席电报的意思,那是按着非常非常高的标准给倪华安家,而且指示暂时给不足的话,以后列入财政预算,意思是倪华在美国不工作都可以生活的很好。但是,刘一民不愿意了,因为他从主席的电报中看出主席已经判断倪华不会回来,这怎么能行?

    刘一民当即给主席回电,称倪华是他的妻子,到美国去只是暂时措施,将来一定要回国和他团聚,“刘一民夫人倪华”这七个字永远都不能改,他不会再离第二次婚。

    主席回电只有三个字: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郁闷不已的刘一民,喊来了东野后勤部长吴征,批了个2万美元的条子,要他去提现金过来,交给倪华去美国使用。

    吴征不明就里,问到:“倪院长身体不便,有什么事情不能和美国代表在这里谈,难道非要让她在到美国去奔波么?万一出现意外,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吴征这一说,一下就牵动了刘一民的愁肠,眼前突然就出现了可怜的倪华拖儿带女、在美国孤苦无依的画面,登时就满眼含泪,想起宋美龄为了让蒋介石的陈小姐去美国留学还给了50万美元的旧事,狠狠心,要过了吴征手里拿着的2万美元的批条撕碎,重新写了一张数额大的让吴征想都想不到的批条,并批示把倪华去美国时佩戴的首饰全部提出,交给倪华,这才让惊得眼睛乱眨的吴征去全部提现,让倪华随机携带。

    吴征走后,刘一民亲自去找了尼米兹海军上将,告诉他自己的夫人倪华要到美国去找生孩子、生活和工作,请他安排飞机,送倪华到美国去,并请他给罗斯福总统、马歇尔将军和纽约市长写信或拍电报,帮忙安置。

    尼米兹上将不知道刘一民心中的苦楚,兴高采烈地说:“亲爱的刘将军,东方天使倪华博士到美国生产最好不过,美国有一流的妇产科医院,我会安排我的夫人前去陪伴照顾倪华博士的,你尽快放心。”说完就去安排专机了。

    这天夜里,刘一民搂着倪华喁喁细语,把倪华从头发梢亲到脚趾头,再从脚趾头亲到头发梢,恨不得把倪华化到自己的骨子里。可惜,倪华怀孕,又动了胎气,刘一民那么雄壮也不敢乱来,只能是相依相偎,说不完的柔情蜜意。

    天明后,刘一民也不去陪周副主席和宋氏三姐妹吃早餐了,领着倪华和晶儿、寒青吃了早餐,然后拿出两块玉佩,找了一把刻刀,在玉佩上一刀一刀分别刻上“我的父亲是刘一民”八个字,用两根红绳穿起来,一个玉佩带在了晶儿的脖子上,一个玉佩交给倪华收藏。

    倪华在刘一民拿出玉佩刻字的时候已经热泪盈眶了,等到刘一民把一方玉佩给晶儿戴好、一方玉佩塞到自己手里时,再也控制不住,扑在刘一民怀里嚎啕痛苦、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该出发了,尼米兹海军上将已经打过电话,飞机早已在等候了,刘一民最后一次恳求倪华留下来,他需要她、离不开她。倪华擦干眼泪,还是决绝地摇摇头,让刘一民抱着晶儿,寒青跟在后面,一起上了轿车,朝机场开去。

    离上飞机时,两个人再次长吻,看得机场上的美军地勤人员都羡慕得直流口水,不停地吹口哨。

    晶儿似乎意识到要和爸爸分别了,哇哇直哭,寒青咋哄都不行。

    倪华最后和刘一民又亲吻了一下,低声说到:“我的字典里没有离婚二字,只有遗孀二字!无论我将来回来不回来,无论你再和谁结婚,一生一世,我爱你不变!”

    说完,倪华从寒青手里接过晶儿,上了飞机。

    那一刻,刘一民突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再也没力气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.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