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百六十一章、将近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
    方碧宁神色有些憔悴,眉间带着忧虑之色,上前向众人行礼后,她道:“不知六姑奶奶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    见她如此直接,想必是有要事,安若澜点点头,对众人使了个眼色,向着另一边走去。见状,方碧宁立即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六姑奶奶,还请您去劝劝五爷,让他不要再掺和那些事儿了,现在只有您能劝得动他了。”刚走出几步,方碧宁就迫不及待道。

    她口气十分卑微,带着祈求,想来是担心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安若澜自然知道她口中所指为何事,顿了顿,摇头道:“我劝不了,五叔心怀大志,非旁人能阻拦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方碧宁脸上一阵扭曲,声音拔高质问道:“是不能,还是不想?!说到底五哥是为了你才这样做!人人都说晨霜县主端庄、雍容,我看不过是个自私自利的小人,为了替丈夫报仇,连亲生父亲也利用!”

    安若澜皱了皱眉,道:“你要这样想,我没有办法,但我确实劝不了五叔。语气担心,你不如试着理解支持五叔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她体恤方碧宁对父亲的一片深情,但不代表她会任由这个女人责骂。

    “安若澜!”方碧宁大喊一声,竟是突然扑通跪倒在地,哀求道:“算我求你,求你劝劝五哥,他再继续跟恭王作对下去,就只有死路一条啊!难道你忍心自己的父亲枉送性命吗?!”

    安若澜脚步微顿,重申:“我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刚抬脚要走,方碧宁扑上来一把抱住她的小腿,哭喊道:“就算是为了你那未出生的弟妹,你劝劝五哥吧!你也失去了丈夫,知道失去丈夫的痛苦,求求你可怜可怜我,不要让我后半辈子无依无靠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安若澜心中一阵激荡,不安惶恐担忧瞬间涌上心头,让她险些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冰冷的空气将胸中的酸楚压下,她道:“你若真的爱你的丈夫,就该支持他,而不是阻挠他做自己想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你那么伟大,明知结局还让自己的男人去送死!”方碧宁大叫,痛哭流涕道:“我怀孕了,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父亲,你能说的如此洒脱,只不过是因为你没有牵挂。”

    安若澜一惊,随即眼眶发酸,是啊,她没有牵挂,因为她所有的牵挂都在卫刑一人身上。

    虽然从前面的话猜到方碧宁可能已经怀孕,但是真正确认后,安若澜还是忍不住吃惊。若这是真的,也难怪方碧宁也如此哀求于她。

    尽管不喜方碧宁的做法,孩子终归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无奈叹息,安若澜将方碧宁扶起来,道:“我会试着劝劝五叔,但是我不能保证五叔会听我的话,你……既然已怀有身孕,就好好保重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不再理会千恩万谢的方碧宁,她毅然离去。

    没有跟姐妹们汇合,继续赏梅,安若澜再次拜访了安世延的书房。

    安世延正在奋笔疾书,誊写揭发恭王罪行的檄文,安若澜的突然到来让他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看到神色凝重,脸色略显苍白,眼眶发红的安若澜,安世延担忧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澜儿若是有难处,可以尽管与五叔说,五叔一定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让方碧宁怀上孩子?”安若澜冷然开口,这句话就像一个出口,带着她心底激荡的情绪喷涌而出,让泪水瞬间爬满了脸庞。

    她厉声质问:“既然有必死的觉悟,为什么还要让她怀上你的孩子?!你为未出生的孩子考虑过吗?!”

    安世延一怔,回神后露出一抹苦笑,慢腾腾走回到书案后,道:“我不过是成全了她的愿望,她一直想要一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安若澜稍稍冷静下来,沉声问:“为什么偏偏是现在?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议论儿女情长的时候。”安世延拿起桌上的一份檄文,递到安若澜面前,道:“不出意外,恭王会在新年的百官宴上夺位。”

    安若澜心底一震,一目十行将檄文看完,不禁出了一身冷汗,上面罗列了恭王所有罪行,包括以下犯上,挟天子以令诸侯等等,都是大逆不道的死罪。

    安世延接着道:“还有五天,生死也就在此一举了。”

    安若澜双手发抖,道:“你确定恭王当天会行动?”

    “错不了。”安世延叹息一声,“你跟卫国公夫人也在百官宴的名单之上,届时你们要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安若澜却是眼底一亮,也就是说,若卫刑真的平安无事,当天必定会出现?

    紧攥着手中的纸张,安若澜激动不已。(未完待续)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