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69章 终章(下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吉时到来,若生被人送上了花轿。

    她手中的如意果,从沁凉到温暖。

    她的人生,亦自此开始了新的篇章。

    轿外夕阳西坠,轿内黎明初现。微光聚积在心头,成了一把燎原的大火。那火焰中,带着铺天盖地的欢喜。

    锣鼓鸣,炮竹响。

    一路吹吹打打,到了苏家,天色已经大黑了。

    若生穿了身又笨又重的大袖连裳,顶着满脸的白.粉腻子,早已又困又饿,但仪式未完,她连妆也不能卸,只好耐着性子听媒人一样样地安排下来。

    入了婚房,她端端正正地坐定,听着苏彧的脚步声朝自己慢慢靠近,一颗心竟是莫名其妙地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见过苏彧千百回,也听过千百回他的脚步声,可没有一回像今日这般叫她忐忑难安。

    伴随着媒人口中的吉祥话,她眼前一亮,映入了满目灯火——

    还有那个,终于成了她丈夫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连日来的疲惫和困倦一扫而光,若生情不自禁地弯唇微笑。

    她笑得那样得美。

    苏彧望着她,亦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媒人让人斟了酒倒在两只小小的金盏里递过来,“一盏奉上女婿,一盏奉上新妇”,示意二人同时共饮一口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有人上前来脱去了二人的鞋,以五彩丝绵将二人的脚趾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系本从心系,心真系亦真。”

    “巧将心上系,付以系心人。”

    若生悄悄的,低头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一旁又有人上前来替苏彧脱衣,替她摘去发上的头饰和簪花。

    她今日已不知叫人梳过几次头,梳掉的头发恐怕也有一把了。好在这回梳罢合发,便没有她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帐子落下,媒人终于带着人悉数退下。

    耳听着外头没了动静,若生长舒口气,身子往后一倒,躺在了柔软的床褥上。她轻声嘟哝了句:“怪不得曼曼姐成完亲便说后悔了……这等繁琐,哪里是人干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苏彧笑着摸了一把她的脸,见一碰便是一指头的粉,不由笑意更浓:“洗是不洗?”

    若生长长叹口气:“让人打盆水。”

    苏彧笑着解开二人脚上的五彩丝绵,唤了绿蕉进来替她梳洗更衣。

    他自己,则避去了耳房盥洗。

    过得须臾,他自耳房出来,若生已经清清爽爽地换上了柔软舒适的贴身衣物。二人相视一望,若生面上有些发热。

    明明两个人都还好端端地穿着衣裳,她瞎面红什么……

    她悄悄地别开视线,落在了一旁燃着的龙凤喜烛上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没有独处过,可今夜,似乎尤为不同。

    若生后知后觉地想起了那本姑姑硬塞给她的图集……她偷偷地翻看了两页……旖旎,缠绵,心跳……

    她胸腔里的那颗心,拼了命的狂跳,似乎下一刻就会从她的口中跳出来。

    苏彧低低地笑,滚烫的呼吸落在她的脖颈处,烫得她一个激灵。她霍然转头,还未来得及看清眼前的人,双唇已被吻住。

    一声“五哥”被堵在了唇齿间,耳鬓厮磨,浑身发烫。

    若生下意识地想要回应他,呢喃着,话语支离破碎,全变作了轻软的呻.吟声。

    他在渴望她。

    她也是。

    苏彧的吻,细细密密地落在她脸上。

    他轻轻地咬了一下她的耳垂,声音沉沉地笑道:“夫人带来的那本书上有一姿势,我瞧着颇妙,不若你我试一试?”

    尾音拖得长长的,缠绵入骨,说着话那手就悄悄地滑进了她的衣衫底下,贴着她发热的身子,细细摩挲起来。

    若生意识模糊地想,她明明将图册藏起来了……

    他是什么时候,发现的?

    若生闭上眼睛,一下亲在他唇上,含含糊糊地道:“不成……得先试试我瞧中的那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被翻红浪,长夜无眠。

    当极致的快乐汹涌而来时,若生想起了他们的初遇。

    那样狼狈不堪的两个人,那样一段残酷又温柔的岁月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他们竟然会有重逢的这一天。

    她想起了自己当年塞入锦囊,让元宝带着送还给苏彧的纸条上所写的字——

    与君初相识,犹如故人归。

    她用尽全力,紧紧地拥抱住了苏彧。

    她的爱人,她的血与骨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们密不可分,融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案上喜泪滴答,似星辰移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晃眼,已是隆冬。

    第一场大雪降落的时候,嘉隆帝病逝了。

    昱王奉旨即位,改元大兴,又是一个全新的时代。

    腊八过后,苏彧收到了东夷的消息。拓跋燕,掌权了。他身负两国血脉,由他称帝,对大胤,对东夷,都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开春后,两国平定了边疆,签署条约,从此交好,互不侵犯。

    大胤和东夷之间,头一回有了正式的通商之路。

    若生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收到了夏柔的信。她在春光中,拆开来看,信中是一如既往的细碎琐事。

    夏柔在他们婚后再次离京远游,连过年也未曾回来。

    但她隔一阵便会寄封信回来,信中事无巨细,将她去了哪里,见了什么好玩的,吃了什么有趣的,皆一笔笔记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节,一个姑娘家独自在外走动难免令人担心,可夏柔连个婢女也不带便走了。

    若生说她是胆大包天,她还笑。

    实在是不像话。

    若生翻过一张纸,突然愣住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小像……

    画的是个男人。
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