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九十一:邱氏有请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( )从午时到第二天的清晨

    比起白柳两家昨日的忙乱和焦急,白心染显然就镇定得多,尽管也担心柳雪岚,可她心里很明白,担心是没用的。

    那奉德王对雪岚的感情暂且不说爱得有多深,但至少能肯定是爱的。

    不爱的话,那一次他就不会奋不顾身的同她一起坠崖,不爱的话,他就不会平白无故的吃醋,这么明显的感情,当事人或许迟钝察觉不到,但作为旁观者的她,却能感受深刻。

    不是她没良心不帮着白柳两家找人,而是知道是谁把喜轿劫持走的以后,她压根就没想过要去寻找雪岚的下落。

    就奉德王那德性,敢做出这种事,肯定不会给人留下什么线索,他又不是傻子会让别人轻易的找到。所以说他们再如何努力,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天不亮的时候偃墨予就上早朝去了,天刚亮,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刚准备晃晃脑袋让自己清醒起来,突然间就感觉到屋子里有异样——多了一道呼吸声。

    这肯定不是血影的,血影那丫头就算要守着她睡觉也会在门外,绝对不会靠近来打扰她。

    心下一惊,她坐起身一把掀开床幔。

    “雪岚?!”不可谓不吃惊!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此刻,白心染直接忽视掉某人擅闯她房间的举动,又惊又好气的看着坐在床边绣墩上的某女人。白柳两家想必已经找疯了吧?她不回去怎么跑到他们承王府来了?

    “心染,你收留我好不好?”柳雪岚突然抬起头说了这么一句,似是害怕白心染拒绝,她紧接着又说道,“我会给你银子的,就算我现在没有,我也会赚来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一抬头,白心染这才发现她红肿的两只眼睛,大大的眼眶此刻像是在水里泡过一样,都险些快成金鱼眼了。那哀求的嗓音嘶哑得就如同感冒了一般,让她顿时就掀开被子爬到床边将她放在膝盖上颤抖的手握住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在我们这里住下?你回家没有?知不知道柳大人他们已经找了你一天一夜了。”

    柳雪岚突然低下了头,一句话都不说了。

    靠得近,白心染这才发现她的异样。她身上的衣物一看就是男人的,穿在她身上就跟唱大戏的滑稽和狼狈,那裸露在空气中的耳根和脖子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那种印记,作为过来人,她当然明白那些是什么,不光如此,她身上还有一股浓烈的味道,那是男女那啥之后才可能有的。

    一瞬间,白心染像是明白了什么,顿时瞪大了眼:“雪岚,奉德王对你是不是做过了?”

    尽管心里猜测过那两人或许会发生点什么,但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,还是让她震惊到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社会可没那么开放的观念,这未婚女子要在婚前失贞那可是让人不耻的!

    想当初,她家墨予即便有那种冲动,都还是等到了成亲那日。

    可是那奉德王……艾玛,这叫啥事啊?

    柳雪岚咬着唇,一句话都没吱声,只是那大颗大颗的眼泪不断的滴落在她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见状,白心染根本不敢多问了,赶紧找了一张丝绢给她擦起眼泪来。

    “雪岚,你别哭好不好?我不问了,你先冷静冷静,可别做什么傻事出来啊。”这年头,贞操对一个女人来说比命都重要,发生了这样的事,她还真担心她会做什么极端的事出来。这丫头看似坚强,实则比她还缺乏安全感。若是她一时想不开,那可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“心染,你让我在这里住下好不好?”颤抖着双肩,柳雪岚再次问出口,甚至比方才都多了几分苦求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没什么意见,可是你爹?”白心染有些为难了。发生了这样的事,是不是该给柳大人说一声啊?

    闻言,柳雪岚突然激动的将她的手反握住:“心染,你别告诉我爹,求你别让任何人知道好不好?我现在不能回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?!”白心染皱起了眉,眼里全是担忧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的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特别是我爹,我求替我保密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爹现在正在四处找你……”

    柳雪岚使劲的摇起头:“心染,不能让我爹知道我跟他之间发生的事,否则我爹肯定要去找他理论。那人根本就是不个不讲理的人,而且这些年来他暗中积攒势力,我爹要是和他闹起来,那肯定会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,白心染听到她在她面前喊柳大人‘爹’,可惜柳大人不在,要是柳大人听到,不知道是难受还是动容。

    看着她那样子,白心染也不希望她太过激动,遂点头:“好好好,你先别激动,我不告诉柳大人。”

    那几人都是朝廷大臣,之间的牵连她了解得不深,没法预料一些事,这件事只能等她家男人回来想办法解决。

    听到她点头同意的话,柳雪岚紧绷的身子才稍稍放软,自己抹了一把眼泪,继续说道:“心染,我也不想给你们添麻烦的,可是我现在走投无路,那个男人你们是知道的,他现在肯定不会放过我。他若是知道我在哪,肯定还会纠缠我的,你一定好替我保守秘密好吗?京城除了你们这里,没有一处是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?!”白心染皱着眉头,替她纠结起来。看出她情绪似乎没想象中的偏激,默了默,她还是决定问出来:“雪岚,你老实跟我说,你其实也是你其实也是喜欢他的对吗?”

    若是不喜欢,遭遇了这样的事,以这丫头的性格怕是早就将对方砍成七八块了。

    柳雪岚又一次安静下来了,松开白心染的手,她紧紧的揪着膝盖上的布料,仿佛要把那件不属于自己的衣袍给揪个洞似地。

    白心染安静的看着她,等了许久,才听她嘶哑的嗓音幽幽的说道:“喜欢又如何,不喜欢又如何?他一直都瞧不起我的出生。我也知道自己配不上他,所以在决定放手的那一刻我早就对他死心了……更何况他过不了多久就会娶亲了,既然不属于我,那我更不能抱什么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恨他吗?”

    柳雪岚愣了愣,随即无力的摇了摇头。“如果说恨,那我只能恨我自己,今日的一切就算是我招惹他的代价吧。他那样的人,我比谁都了解,权利和地位在他心中高于一切,明知道他看重的是那些东西,我又如何去恨?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,活该!”

    白心染抿了抿唇,看着她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如果……我是说如果,他要娶你做正室呢?你会跟他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柳雪岚几乎是想都没想的摇起了头:“乞讨来的银子可以用,可是乞讨来的感情我用不起,他那样的人不会去在乎别人的想法,我承认我喜欢他,哪怕是他对我做了那样的事之后我依然喜欢他,可是我知道,我左右不了他。别说他现在已经同人定了亲事,就算他没有同人定亲,而且愿意娶我做正室,我都不会轻易的嫁给他。人生还有这么长,他不可能只有我一个女人,哪怕我是正室又如何?”

    白心染点了点头。好吧,她承认,是她小看了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那白宇豪呢?你喜欢他吗?”

    柳雪岚再一次的沉默了良久,才低声哽咽的说道:“宇豪是个好男人,他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,可是我现在辜负了他,我已经没脸见他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心染叹了一口气。从衣架上取了衣物穿好后,她走过去将柳雪岚的手牵起来,“我让血影去准备热水给你洗洗,你先什么都别想,好好的睡一觉,好不好,记得,不管你心中是怎么想,可千万别做傻事,知道不?”

    闻言,柳雪岚停了脚步,抬起头朝她僵硬的露出一抹笑容。“心染,谢谢你。你放心好了,我柳雪岚命虽然低贱,但我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脸皮厚,只要你不耻笑我失贞,我是不会多想的。反正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,我才不会为了那种人去死。如果京城没有我的容身之地,我还可以去别的地方安生,天大地大,不一定要在这里才能落脚。”

    曾经的她那么小就在街边乞讨过日子,每日吃的住的,那是如何的凄苦,那样的日子她都过来了,如今的她已经能够自力更生了,难道还活不下去吗?

    看着她眼眸中透露出来的那一抹坚强,白心染诧异她勇敢同时,也对她感到一丝钦佩。

    她终于知道为何她愿意把她当朋友了,因为她们身上有着同一种特质,那就是骨气!

    曾经的她们都是被人遗弃的人,可是在那样的境遇中,她们从来都不曾放弃过自己,依然傲然的活着,哪怕活得不如意,可是却坚强的活着,没有向命运低下半分头颅。

    她相信只要心中有意念,只要将这个意念坚持下去,未来肯定会有转机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主院选了一间偏房临时安排柳雪岚住下,白心染就让血影前去伺候她沐浴换衣。

    一个多时辰之后,血影才回来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“柳小姐睡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回王妃,柳小姐已经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送去的吃食她用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回王妃,没有。柳小姐说她没胃口。”

    坐在桌边,白心染点了点。

    她不问,血影也不说话了,静静的伫立在一旁。

    不过今日的血影明显就有些不一样,就在白心染愁着该怎么处理这收留一事时,血影突然在她身后问了一句:

    “王妃,小的想问您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闻声,白心染挑了挑眉,好奇的回过头去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王妃,男人跟女人行过房,是否都会遍体鳞伤?”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白心染一口口水喷出,随即一头黑线的看着她:“谁说的?”这丫头不鸣则已、一鸣惊死个人啊!

    血影低着头,看不清楚她的脸,只听到她那声音依旧如平日里一般清清淡淡。“让王妃笑话了,小的只是随口问问。”

    白心染嘴角狠抽。“……?!”

    其实她心里还是明白血影的意思,这丫头肯定是因为伺候雪岚洗澡不小心看到了那些东西。

    可这让她怎么解释?

    貌似每对男女情况都不一样吧?

    有些男人要留下那些痕迹,是因为故意而为,好证明自己的勇猛,有的男人则是情难自禁之下会有那样的嗜好,当做宣示自己的主权。还有很多很多种情况,这全都是因人而异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有关生理的知识,她到底要不要说给她听?

    不过听血影的问话,她间接的知道了一件事,那就是雪岚被折腾得很惨很惨……

    快中午的时候,偃墨予才从宫中回来。

    白心染将柳雪岚要住在自家府上的事给他说了,原本还想听他的意见呢,结果某爷反过来问她:

    你想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白心染顿时就瞪了一眼过去:“我这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嘛,我要知道怎么处理我还问你做什么?你少给我装糊涂,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是偏袒你家兄弟的,那厮做的这么过分,你要是还帮着他,我可不答应!”

    闻言,偃墨予有些哭笑不得。这女人是不是太过分了?为了别人的事居然跟他吵架。他什么时候说过要帮那厮了?

    他就是一个看热闹的而已的,才没那么多闲功夫去管别人的事。

    看着她气呼呼还一脸威胁自己的样子,他直接将人抓到身前,弹了一下她脑门,低声斥道:“你就是如此信任为夫的?”

    白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